北京赛车|北京赛车走势图带连线
中文版 | English |

欄目導航

【新醫故事】“生命禮物”的傳遞者,新疆器官捐獻協調員獲評全國優秀協調員


時間:2019/04/10 09:14:42
來源:新疆頭條
作者:
點擊數()

“她雖然逝去了,但可以挽救三個生命,幫助兩人重見光明。其實是換了種方式在這個世界活著。”4月4日17時,艾海提·艾木都陪著63歲的陳明(化名),見了陳明已經腦死亡的妻子“最后一面”。

幾小時后,陳明的妻子將進行器官捐獻手術。這是艾海提作為器官捐獻協調員五年多來,與團隊協調成功的第48例器官捐獻,厚重的“生命禮物”背后,是120余名終末期器官衰竭患者重獲新生。

3月31日,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器官捐獻協調員艾海提,剛剛接受了2018年度“全國優秀協調員”的表彰。他說,“我只是‘生命禮物’的傳遞者,捐獻者是更善良而偉大的人。”

五年進殯儀館30余次

4月4日23時30分,陳明妻子的器官捐獻手術開始。此前,手術團隊全體成員和艾海提已經在靜默室為她舉行了緬懷儀式。撤除呼吸機后,很快,監護儀上捐獻者的心跳頻率變成一根直線……兩個腎臟、一個肝臟、兩只眼角膜,將被第一時間移植到幾位等待供體的終末期器官衰竭患者和失明者身上。“她雖然離開了,但能幫助更多人重獲新生,我們在難過之余,也覺得是種安慰。”在手術室外平復心情的陳明說。

手術團隊離開后,艾海提的工作還遠遠沒有結束。他和護理人員一起將遺體推到太平間,一切收拾妥當,才請在外等候的家屬來做告別。陪著傷心悲慟的家屬哀悼,耐心安撫,直到他們離開。艾海提再次與殯儀館聯系確認次日的火化、安葬事宜后,凌晨1時,才拖著疲憊的身體離開醫院。

“家屬把最親的人交給我,我希望做到比家屬期望的更好。”艾海提說。2013年9月,新醫大一附院成為全疆首家人體器官獲取組織(OPO)資質的醫療機構,當時在社工部工作的艾海提經培訓持證后,成為第一批器官捐獻協調員。五年多來,他陪同所有自己協調過的捐獻者家屬走完器官捐獻、火化、安葬的全部過程,30多次進出殯儀館和公墓園。

艾海提記得每一位捐獻者的故事:最小的捐獻者僅有3歲,尚未理解愛的深意,就奉獻出生命之愛;最大的捐獻者72歲,超過常規器官捐獻者的一般年齡但器官評定合格,用自己最后一份“愛的禮物”溫暖了世界。“面對悲慟的家屬,最難開口的是第一句話。”他說,當那個3歲的孩子被宣布腦死亡時,孩子母親幾乎崩潰,他在一旁安撫許久后,仍說出了那句“如果有可能,是否考慮器官捐獻,讓他的生命用另一種方式延續下去”,孩子母親足足愣了十分鐘沒有言語,最終,也是那句“讓生命用另一種方式延續下去”打動了孩子母親同意捐獻。

潛在器官捐獻者的情況多為腦死亡,生理狀態不穩定,一旦接到醫院聯系,艾海提必須立即出發,無論是深夜還是節假日隨時拎包就走,奔赴喀什、阿克蘇、庫爾勒等地。“我要與捐獻者的所有直系親屬進行溝通,讓他們簽署知情同意書等所有法律文件,聯系腦死亡專家判定,評估器官狀態,再通知醫院準備手術,前期工作要一步不差地完成。”他解釋,器官捐獻必須是“自愿”、“無償”的原則,不能勸說引導或用利益誘導,家屬反悔也必須接受。

艾海提曾幫助過一位22歲的尿毒癥患者聯系腎臟供體,三次都因捐獻者家屬中途反悔而放棄,甚至到臨進手術室都只能終止。患者本人懼怕再次“有了希望又失望”的打擊決定放棄,但艾海提仍堅持盡可能為患者爭取機會,一年后,這名年輕的患者終于等到供體重獲新生。“一份表格的簽署有多么艱難,它背后那份對生命的渴望就有多么的迫切。”艾海提說,面對一次次拒絕,他從不氣餒,也絕不“勸捐”或道德綁架,而是尊重每一位家屬的意愿。盡管每溝通10名潛在捐獻者家庭,大約僅能成功1例,但他還是為能傳遞更多“生命禮物”而堅持努力著。

目前新疆已有4200人登記志愿捐獻

“新疆自2013年開展器官捐獻工作以來,從最初一年3例,到如今累計已有52例、132個大器官捐獻成功。”新疆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副主任呂海峰介紹,目前,新疆通過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培訓持證的器官捐獻協調員有41名,有資質進行器官捐獻移植的醫院兩家。2015年全國開展優秀協調員評選工作以來,從2000余名協調員中累計評選出了43名優秀協調員,艾海提是此次新疆唯一獲此殊榮的協調員,他也是所有奮戰在一線的協調員與醫務工作者的縮影。

“2013年醫院實現新疆首例自愿器官捐獻以來,人們的接受度在廣泛宣傳中變得越來越高,這是社會文明進步的一個表現。”新醫大一附院重癥醫學中心主任、新疆危重癥學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于湘友說,重癥室通常是捐獻者最終停留的地方,四個病區隨處可見器官捐獻的宣傳冊,200多人的醫護團隊作為接觸這項工作最多的人,也會主動與潛在捐獻者家屬進行溝通。于湘友是院內五名擁有國家腦損傷鑒定資質的專家之一,不僅多次參與捐獻者評估、倫理審查,還會在每次地州授課時單獨開設器官捐獻宣講課,提高社會對器官捐獻的認知度。

新醫大一附院重癥醫學中心護士長彭曉紅也是該院首批持證的器官捐獻協調員之一,她還記得自己協調時間最長的,是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第一例器官捐獻案例。她用自己的7天調休假期,待在伊犁州陪同捐獻者家屬,從最初只計劃捐獻腎臟,到知曉有名18歲的肝癌患者正等待肝臟移植,最終家屬自愿捐獻出腎臟、肝臟和眼角膜來幫助有需要的人。

“我們在協調過程中,常被捐獻者和家屬感動,愛的傳遞是相互溫暖的。”彭曉紅說,她曾協調過一例庫爾勒農村發生的幼兒腦死亡案例,孩子父母不僅捐獻出了器官和角膜,還把協調員從紅十字會申請的困難家庭人道救助金,全部轉捐給器官受贈者。彭曉紅陪同家屬火化孩子遺體后,孩子父母提出想把骨灰灑在墓園的樹下,“讓女兒還能感受到陽光、風和雨露”,她立即聯系生態園購買了一棵樹苗,陪著孩子父母一同種下樹苗、灑下骨灰,至今她仍會定期去看望、照料那棵小樹。

一名三年前成功獲得肝臟捐獻并順利完成移植的患者,現在每年都會來科室與醫護人員一同慶祝“新生日”,感謝捐獻者和醫務團隊給予的新生。但新醫大一附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肝膽·腔鏡外科主任趙晉明日常工作中,仍常見到肝硬化晚期、肝癌等患者,苦苦等待移植時無助的眼神。“我院2000年就獲國家批準的肝移植資質,近20年來技術不斷成熟,已完成200余例肝移植。然而相比需求來說,捐獻器官仍很緊缺。”趙晉明介紹,中國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終末期器官衰竭的病人約三十萬人左右,而每年能做器官移植手術的,包括肝、腎、心臟、肺等大器官,只有一萬例,比例僅為30:1,即30人中僅有1人可以實現移植。

“從百萬人口捐獻率來說,我國已從最初0.03/百萬人上升至4.5/百萬人,在亞洲國家居前列,而相比發達國家仍有很大差距。”呂海峰說,截至目前,新疆登記自愿捐獻器官的人數已達到4200余人,公民認知度提升和接受度提高,離不開一線器官捐獻協調員和醫務工作者的宣傳與努力,紅十字會每年也組織捐獻者緬懷紀念活動,表達社會關愛與溫暖。

責 編:李建華

版權所有 新疆醫科大學 地址:新疆烏魯木齊市新醫路393號
新ICP備16003979號-1 新公網安備 65010402000143號
訪問次數:
友情鏈接
北京赛车 6码复式二中二是多少组 qq推广软件赚钱的平台 抢庄牌九平台 世纪宝龙娱乐 财神打鱼手机版技巧 麦久3d试机号 北京彩票官网pk10 领航时时彩计划软件 足彩怎么买中奖率高 麻将老虎机破解密码